她直面病毒,40天没回家

她直面病毒,40天没回家

时间:2020-03-23 15:2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徐医附院新冠肺炎隔离病房医师负责人季芳在工作中。通讯员范玉磊摄

徐报融媒记者 王任飞 通讯员 于虹

“说实在的,我觉得自己不是英雄,也并不伟大,只是一名全力做好本职工作的普通人。是身上的这袭白衣,赋予我神圣职责,让我义无反顾上战场,直面病毒也能充满勇气。”说这话的是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传染性疾病科副主任医师季芳,作为该院新冠肺炎隔离病房医师负责人,她首批进入隔离病房,40天没回家。她的辛苦付出没有白费:参与救治的新冠肺炎患者25例,均顺利出院。

暂别亲人、直面病毒冲锋战“疫”第一线

2020年1月23日,大年二十九。季芳结束前一天发热门诊白班和感染科病房夜班,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想着答应女儿年前要去买新衣服,她干脆放弃了补觉。

出于职业敏感,她对武汉新冠肺炎感染情况感到不容乐观,也设想了自己接下来可能要承担的工作。她故作轻松地问女儿:“宝贝,你知道新型冠状病毒吗?”女儿答:“知道呀!网上都是的。”“那你知道妈妈就是治这个病的吗?”听了这话,13岁的女儿似乎预感到什么,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如果妈妈进隔离病房不能出来了,你能照顾好自己吗?”这一瞬间,女儿眼泪啪啪往下掉,季芳也湿了眼眶。

离别总是那么快。在徐医附院被确定为徐州新冠肺炎定点收治单位后,徐医附院全院立即行动。1月25日,医院腾空了整栋感染科楼。准备防护用品、梳理诊疗流程、开展诊疗培训……着实忙得不轻。1月25日,大年初一深夜,徐医附院收治了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1月27日,季芳要进入隔离病房值班,从当夜12点到次日早8点。

在女儿安静入睡后,季芳迅速收好行李。夜里10点多,她拉着行李箱走出小区。“尽管新冠肺炎是个新敌人,但正属于我们传染病学专业领域,我们比其他专业的医务人员更了解它,这个时候,我们必须冲在第一线!”茫茫夜色中,季芳这样为自己鼓劲。

专业细致、前瞻考虑为同事织密防护网

从事感染病与肝病临床诊疗工作16年,季芳“交手”过的传染病不计其数,不仅救治经验丰富,诊疗理念也具有一定的前瞻性。

从减少医务人员感染风险、保护同事的角度出发,她率先提议:“新冠肺炎疫情发展迅速,且传染性极强,我建议,由咱们本科医师做直接面对患者的最危险工作,让其他科同事尽量不进病房污染区。”这一提议得到了医院认同。隔离病房里,感染科的8名医生深入污染区,对病人面对面诊治,而来自呼吸科、重症医学科等其他科室的9名医生被安排在半污染区,主要从事辅助工作。

作为徐医附院新冠肺炎隔离病房医师负责人,季芳围绕“减少传染”主动筹谋,对隔离病房的科学建设献计献策:提出“三区两通道”的划分意见,绘制了详细的隔离流程图;封闭中央空调,安排每个病房使用单独的取暖器取暖;使用84消毒片消毒患者排泄物,使用空气消毒机加含氯消毒剂持续喷洒、消杀,以防止消化道和气溶胶传播可能。

如此耗费心血图什么?季芳说,她希望自己所做的这些小事能把防护网织得再密一些,让每一名医护人员都能安心推开从清洁区到污染区的一扇扇门。

患者至上、不畏艰险把风险留给自己

对于医者来说,忙碌并不算什么,在高风险的工作环境下,确保忙中不出错才是最关键的。一名新冠肺炎患者,有脑梗塞病史,肢体活动存在障碍,吞咽功能也较差,一次进食时不慎出现食物误吸引起剧烈呛咳。呛咳时,大量飞沫和口腔未咽下食物出现喷溅,虽然大量飞沫喷溅是病毒传染风险最高的时刻,但眼见可能出现误吸引起的窒息,季芳和当值护士没有退缩,立即将患者调整为侧卧体位,为他持续拍背、清理口腔,一直到其呼吸、心率、脉氧平稳。

为了密切观察进展期患者的呼吸功能变化,季芳他们会为患者抽取动脉血,进行分析检查。因为戴着双层手套的触感不好,季芳会蹲在患者旁边,反复摸索微弱的脉搏,一蹲就是十来分钟,就为一针见血,减轻患者痛苦。还有日常的听诊,也存在一定困难。出于防护考虑,季芳把听诊器一直塞在耳朵里,一圈病人听诊下来,耳朵已被防护服及听诊器压得几乎麻木。“这么近距离地接触患者,害怕飞沫传播吗?”面对这个疑问,季芳很坦然,“这种时刻,医务人员首先考虑的是抢救病人,而不是害怕。”

用心救治、以诚相交誓做患者“贴心人”

在隔离病房,除了治疗外,季芳同样关注患者们的心理健康。在她看来,安抚和聊天是查房重要工作之一,每次查房都要2个多小时。

一名年轻姑娘,进到病房后就在一直哭,怕自己好不了,怕感染家人。季芳拉着她的手开始做起心理辅导,从分析病情、科普病毒,到闲聊家常,一聊就聊了半个多小时。姑娘从哇哇大哭,到低声抽泣,再到趋于平静,季芳这才放心地去看另一名病人。

给患者过生日,元宵节时为大家分发元宵……点点滴滴,都是医务人员对病人的关爱——病毒没那么可怕,我们与你们同在。“治病也更要治心,这是医者初心,也是医者担当。”季芳如是说。

除了深入病房查房、治疗,还需要查看患者化验检查、分析患者病情、修改医嘱及病历,一旦进入隔离病房,都会待上8小时以上。为了节省防护物资,尽量不喝水,不去厕所。除了隔离病房内的工作,季芳他们还要交班、病例讨论、研读文献、上报信息,为了及时观察了解患者情况,季芳并没有去指定的隔离酒店住,而是住在了隔离病房楼里,“这边有院内网方便,有啥事都能及时做出反应。”

从1月27日至2月24日,季芳在隔离病房工作了整整28天。2月24日至3月8日,她从隔离病房撤出,在酒店强制休息。也就是说,她已经40天没能回家了。

作别小家、守卫大家履行白衣战士使命

舍小家“卫”大家,只要对患者好、为国家好,一切都是值得的。记者采访了解到,季芳参与救治新冠肺炎患者25例,均顺利出院。这一救治效果得到了国家巡视组及江苏省卫健委的高度肯定。此外,他们团队还总结自身救治经验,将消毒隔离流程、工作流程、诊疗细节、指南规范等编写成了新冠医师宝典,供其他地区使用借鉴。就季芳个人来说,她在临床工作的同时,还不忘开展科研工作,就新冠肺炎病毒潜伏期传染性及重症患者临床规律性内容形成了2篇科研文章。

标签: 责编:徒滢 崔欣 “说实在的,我觉得自己不是英雄,也并不伟大,只是一名全力做好本职工作的普通人。是身上的这袭白衣,赋予我神圣职责,让我义无反顾上战场,直面病毒也能充满勇气。”说这话的是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传染性疾病科副主任医师季芳,作为该院新冠肺炎隔离病房医师负责人,她首批进入隔离病房,40天没回家。她的辛苦付出没有白费:参与救治的新冠肺炎患者25例,均顺利出院。 “说实在的,我觉得自己不是英雄,也并不伟大,只...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