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我最爱的交大城院

别了!我最爱的交大城院

时间:2020-01-08 11:0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燥热的六月,同所有高校一样,西安交通大学城市学院的毕业季也如期而来。

每每有人听到交大城院都会同我点头微笑道:“喔~你是交大的!”而我从不羞于对任何人解释,我来自交大城院,而非西安交大,因为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城院人青春岁月里最好的模样。

西安交通大学城市学院

大多数人对于西安交大的名号如雷贯耳,提到交大城院往往默认归为西交大,其实交大城院是由交大博通公司投资的本科全日制独立院校。

西交大负责对交大城院的教学管理,任课教师和管理干部主要从西交大选聘。城院同交大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却又有自己独特的校园气质与可爱之处。

四年一晃而过,如今,是时候挥手作别了。

别了,我的大学生活动中心

大学社团生活中最闪光的舞台莫过于中快三楼的大学生活动中心。

四年前的我们身着迷彩,迈着整齐划一的军训步伐走进了大学生活动中心,大学的第一堂课从这里开始,四年后的盛夏,穿着学士服,手捧学士帽踏出了这扇往来穿梭了四年的大门。

第一课

最后一课

那些年舞房的钥匙总是十分抢手,排练训练占满了所有的课余时间,一场淋漓,躺在木地板上都会留下人形的汗渍印记,一切的烦恼都随着汗珠挥发殆尽。

广播台的早间英语总是音量惊人,不用跑操的早晨也不得好眠,如今毕业在即,听了四年的“青春城院,快乐广播”从此就要消失在未来每个晨光雾霭的早上。

全城院最风光的社团之一:DM音乐社,一届一届的校园歌手大赛、一届一届的群星演唱会,那些城院校园走道中的风云人物一茬又一茬在这个不大却闪亮舞台上走过了自己最青涩真诚的青春。

DM

别了,我的田径操场

操场是城院足球队的天下。

球队从建队以来就在历次西安高校足球比赛中技压群雄,跻身前四是家常便饭,也曾在与交大本部的决赛中点球憾负。由原陕西国立队周帅执教的城院足球一路高歌,踢出了城院男孩儿们的热血与刚强。

夜色降临,操场成了全学院最热闹的地方,草坪上围坐着弹唱的吉他社成员,塑胶跑道上插着耳机夜跑的一个个意气风发的身姿,在路灯的照射下影子拉得老长,一圈一圈跑下去,不知不觉遍奔向了大学的终点。

别了,我的ABCD楼

每逢学期末的课程设计,就得一头栽进教修室自习室里,在半人高的图纸上写写画画,埋头苦干好几周,生怕老师给不够学分,如今再也不会有人追前赶后问你要作业了。

整个城院“24小时营业”的地方只有一处:考研自习室。

当整个城院都陷入沉睡的时候,唯有最高的五层依旧灯火通明,那是我们在为了更好的自己而努力,昼夜不停歇,以朝霞晚露为伴,咬着牙从量变堆积到质变。

别了,我的食堂美味

学院餐厅的豆腐脑、民族餐厅的鸡汤泡饼、中快餐厅的米粉、城市餐厅的盖浇饭...不仅仅是因为怀念母校才会时常想念它们,而是城院的饭菜着实可口贴心。

还记得每年冬至的包饺子大赛吗?这是我见过城院最火热温馨的小活动。

每逢冬至,无论会不会包饺子,我们都会约上室友朋友组团报名,那些家在千里之外的校友们,此时此刻也都在城院这个温暖美好的大家庭里,我们相互温存,彼此关怀,饺子,管够!

别了,我的美景四时

我敢说,城院的银杏一定是全北郊最美的。

夹在2号男生公寓和4号女生公寓之间的这几株银杏,不知听过了多少恋爱密语,看过了几度分分合合。

它们依然在那里,在那里见证,在那里陪伴,陪同我们从青葱入校到怅然离去。

城院的天是艺术系学生的油布。

草滩的天气时常骤风骤雨,读书时抱怨这里莫测的天气,临离别才发现手机里存满了城院的天空,是迷幻的紫红、是湛透的深蓝亦或尘土飞扬的暗灰...

别了,我的滑板涂鸦

那疾驰如风的滑板少年们啊。

从喷泉一路向操场滑过的这条小路,不知道这四年往返了多少个来回。和朋友的争执、同恋人的嫌隙、烦恼不堪的课业,都在这磨掉花色的双翘板上烟消云散。

“你认识大象吗?”

"不认识,但我见过他的涂鸦。"

大象学长的涂鸦遍布在城院的角角落落,操场的一角、锈迹斑斑的铁门、学校的围墙,四处都是这群热爱并拥抱艺术的城院学生的作品。这些涂鸦在同保洁阿姨的“斗争”中残存下一部分,我们习惯了它们的存在,它们也融入进城院的砖瓦当中。

别了,我的大黄小白

城院的猫猫狗狗,我喂了它们四年。

学校对面的727车站,时常整整齐齐码着城院的猫儿狗儿,人人都认识它们,人人都抚摸过它们。

1号楼的女生给大黄做过狗窝,4号楼的男生给小白买过猫粮,就要走了,真舍不得我们拉扯大的这帮小崽子。

我们以键盘敲击的速度在毕业之前同城院的一草一木挥手作别,可依然赶不上时间的脚步,毕业典礼还是来了。

陈院长说:"我知道,大家期待的图书馆大楼由于种种原因,迟迟没有建设;我也知道,早操和晚自习制度,让很多同学“怨声载道“;我更知道,食堂阿姨打饭的”抖勺功夫”比抖音还专业;但学院也一直在努力,也欢迎大家常回来看看。“

尽管每年毕业讲话都大同小异,可我们不再是毕业的看客而是真正的主角,潸然落泪,难免难免。

讲话、宣誓、拨穗、合影留念,人生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们,毕业了。

这一天,我们收到了四面八方的爱与祝福,段段真挚,句句窝心。

还记得坑里的鸡公煲吗?

还记得草滩的727吗?

他们陪伴我们度过了四年的大学生活。

现在,

鸡公煲搬了地方,

727换了路线,

我们,也要离开了。

别忘了修改自己的收货地址,

别忘了和老友们好好道别,

别忘了,常回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