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大学性侵门

南昌大学性侵门

时间:2020-01-09 08:3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这不,前两天,又有网友 @喝咖啡的猫11 连续发微博曝光——

南昌大学国学院两位毕业女生小柔和小林(化名)曾遭副院长 周某 猥亵、性侵,其中 小柔 遭侵犯时间甚至持续7个月之久。

据悉,2017年刚刚毕业的小柔曾是南昌大学国学研究院副院长周某的学生 。

小柔称:2016年12月15日,周某 借把外卖拿到办公室的名义对自己「表白」 ,随后强行搂抱亲吻,甚至在语言胁迫、肢体威胁之下,公然在女生面前玩弄性器官实施猥亵。

视频截图@澎湃新闻

由于长期对老师的遵从和周某的 语言恐吓 (如可以影响毕业、其亲属系黑社会头目),小柔在惊惶失措下并不敢报案。之后,老师便利用小柔的畏惧心理, 进一步对其多次实施性侵, 根据短信截图,事后周某还不忘轻描淡写地说——「那天那样不会破裂,可能是你疼痛神经比较敏感罢了」。

而整个性侵过程, 持续了7个月之久 。

视频截图@澎湃新闻

根据网友 @喝咖啡的猫11 的爆料和 @新京报 对小柔的采访,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周某专门以「不是他的弟子,自己没有义务教」的名义成立了一个 「师门」 。

师门中大部分都是女学生,周末经常以帮他点外卖、帮他按摩、去办公室叫他起床、开车送女学生上下课的缘由,一面宣扬自己权力很大,一面讲述自己的风流过往,关系熟识后便实施性侵。

广撒网的举动,让小柔的经历无独有偶。继她曝光狼师一天后,又有一位曾在师门中的女生小林站出来表示自己也遭到过周某的猥亵。在撰写研究生论文开题报告时,周某 以委托辅导的名义,试图去解小林衬衣衣扣 。

在知乎相关问题下,也有网友称该反映属实,并把自己手里掌握的证据提交给了警方。

@败犬子:周某的花式洗白录音(课堂上),周某同我的短信周斌在其师门群里的发言、文件等,我已经提交给警方。 @匿名用户:不给你论文过关,说掌握你家庭信息,甚至还有用暴力形式!

因为心中的阴影,自今年夏天毕业后受害女生小柔出现了严重的创伤应激反应,多次试图轻生。后经心理辅导师治疗,才敢站出来。

她首先找到了南昌大学国学院院长程某举报,然而 程某在了解事态后,非但没有帮助小柔,反而要求其 顾及国学院名誉,让小柔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

无奈之下,小柔不得不和另一位南昌大学毕业生一起,向南昌警方报了案。根据@南昌大学官方微博——目前两位涉事教师周某和成某已被停职。警方已成立调查组,正在开展调查取证工作。

而周某在接受@新京报的报道时,则表示:自己既没有性侵小柔,也从来没有引诱过她。「她现在就是在玩那一手——先搞一个帖子,吸引眼球,然后一堆人跟着起哄,造成一种声势,然后举报」。

并坚称小柔之所以要「往死里弄自己」,是因为 「她说至今还深爱着我」 。

虽然小柔的曝光获得了不少知情同学的支持,但由于周某的否认,双方仍然各执一词。事情的真相,还要等警方的具体调查结果出炉才能断定。

不过最近两年,类似的狼师利用权力侵犯女学生的新闻早就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众所周知的有,厦门大学教授吴春明曾借「指导论文」的名义与一名女研究生多次发生不正当性关系,并对另一名女研究生实行了猥亵行为,甚至用和女生开房的发票在国家课题里报销。

吴春明被曝床照

2014年10月,也有四川美术学院副教授王某在吃饭时强吻两名女生,被指性骚扰。不过王某对此的解释则是「单身老男人的酒后正常社交」。

老师本是传业授道解惑的角色,但在中国社会长期形成的师生不对等地位下,被曝光新闻中的老师显然更热衷于权力赋予自己的便利,而不是师德。

然而这还只是被曝光的一小部分,根据全国妇联针对北京、南京等地15所高校大学生的调查发现, 57%的女生表示曾在校期间经历不同形式的性骚扰 ,包括如暴露生殖器等具有明显性暗示的行为,摸头杀、扶肩膀、拍屁股等不必要的肢体接触,还有荤段子、求约会等或暧昧或涉性的言语骚扰。

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 基于不平等的权力关系 而做的威胁、强迫等行为。

正如电影《不能说的夏天》中讲述的故事:他站在讲台上,从容儒雅,高高在上,被所有学生信服;他利用白白的不敢反抗,在办公室里将她诱奸。

老师天生是「高高在上」受万人崇敬的,再加上很多时候,有些大学老师会以保送、推荐为诱饵,或以「不能顺利毕业」等手段来威胁,迫使女生接受侵害。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基于身份不对等,学生往往敢怒不敢言。久而久之,用身体换成绩甚至形成了一条默认的守则。

试图用权力掩盖性骚扰的行为,不只存在于师生之间;而是只要有权力不对等的情况,就会发生。

比如童年时, 长辈借着「喜欢你」的名义,对孩子伸出咸猪手 。

其中或许没有暴力胁迫,揩油者也往往并不在意,更多的是基于尊长身份,以关心为借口的黄色游戏。孩子们懵懵懂懂,大多数都是长大后,回忆起来才知道那是猥亵。然而只要意识到,从此一辈子心里就多了一根刺。

再比如工作中, 领导利用权力压迫对女下属处处骚扰 。

这就 更常见了。美国前女子体操运动员马罗尼,控诉前国家队队医Larry Nassar借检查的名义对自己实施性侵犯。下手的对象都是的12、3岁的女孩,懵懵懂懂的她们当年都不敢发声;

轰动一时的好莱坞韦恩斯坦性丑闻也是如此,韦恩斯坦掌握了旁人难以企及的资源和人脉,这让他在好莱坞为所欲为。

2016年6月,一名名为小卉的女生,称自己在只身前往南方报社开具实习证明时,被南方日报记者成某诱奸;

半年后,北京民生银行又爆出性骚扰女下属事件。作为王女士的上司,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关某屡屡以职务之便向她提出过分要求,婉拒的王女士几次转正机会都因此受到影响。之后,关某甚至还变本加厉地要求「开房」,不同意就辞退——

类似的事件不胜枚举,每一件都在被害人心中留下了深深的伤痕。

和很多受害者有罪论一样,南昌大学疑似性侵门曝光后,有不少人开始用「性侵7个月不反抗」,质疑爆料者小柔的「动机」——

你让人一两次我相信性侵,几个月说是性侵还不反抗,打死我都不相信。

也有网友质疑:老师说献身你就答应了,毕业难道比贞操还重要?——

怎么不让女生洁身自好?毕业和被性侵,是她自己选了毕业。

这其实是类似事件中很常见的质疑逻辑:你为什么不反抗? 长辈与孩子、老师与学生 、上级与下属本都是正常的社交关系,然而一个不争的事实是:

关系笼罩了一层权力后,很多事情就显得难以也不敢反驳。

其实经历过的朋友们都知道,不管处在哪个教育阶段,学生在学校的前途很容易被一个老师影响。我们不能否认:99%的人民教师都在对工作的热爱与师德的约束下,能做到严谨自律。但只要出现一位想要用权力换便利的老师,学生的人生就很有可能被 断送。

再加上教师性骚扰学生的现 象往往处于更隐蔽的状态。他们在学生群体中受着极大的爱戴,号称可以为孩子们提供更多的机会。这类老师控制学生,通常 以浪漫和爱的形式开始 ,让被侵犯者陷入痛苦的深渊。

这也是曾轰动一时的台湾狼师事件中,受害者林奕含所遭受的。曾被老师诱奸的她,选择上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施暴者是台湾一位著名老师,自称「补习教育界的马英九」的他年入千万、声名远扬,没人想到他会打着教学的旗号干如此龌龊的事情。

然而他就是干了。所有人都不相信,以至于连林奕含自己都产生了质疑:是不是我的错?我要爱上我的老师。

这是一个关于「女孩子爱上了诱奸犯的故事」。 我要爱老师,否则我太痛苦了 ,因为你爱的人要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么?

这种论调看似荒谬,但林奕含又能怎么办呢?她反抗过,求助过,终究都是徒劳。

除了施暴者,更可怕的是旁观者的冷漠,与利益集团的互相 包庇,这才是不齿潜规则能够如此盛行的原因。

就 比如民生银行性骚扰事件中,王女士在受侵犯的两年内曾多次向上级反映,而HR关心的永远是她会不会向上级举报,因为施暴者是银行整个华北地区的业务骨干;

再比如这次曝光南昌大学狼师的小柔,虽然也曾向院长反映,但得到的回应也是: 得不得到道歉不重要,学校的名声才是最重要的。

@喝咖啡的猫11

是啊,不管面临怎样的困境。总有一些成熟又上道的人喜欢告诉涉世未深的职场菜鸟和青涩女孩: 小妹妹我教你,做人要圆滑。你站出来,没有人会帮你,还是想想怎么对自己有利吧。

这些看似高情商、实则包藏祸心的言论,来自于一群前辈之口,他们认为性骚扰是人人都会遇到的「游戏规则」,就算受了委屈,也应该放低姿态。

这种无脑的集体主义和大局观,导致事件一经曝光,遭遇性骚扰的学生还常常会 被群体怀疑和污名化 。

小柔曾被质疑的 「 性格有疾病 」——

南昌大学小柔:今年5月,我发现他也在用类似的东西套其他女生,他开始想甩开我,断绝和我的联系, 说我性格有疾病 ,各种泼脏水,孤立我和我们班的人。

更广为人知的,是北京电影学员的阿廖沙也曾被学校官微直指是「抑郁症」带来的臆想(该微博随后被秒删)——

外人的质疑也就罢了,击溃受害者的往往是 最亲近、最信任之人的无视 。

林奕含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写道, 即使自己已经向父母暗示自己需要性教育,依然置之不理。反而是告诉女儿,你要做个有自尊心的人,直至自尊心缝起了受害者的嘴——

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

久而久之,这反而成了施暴者的突破口。先试探你的家庭情况,专挑那些性格温顺、与父母交流少,不会往外说的女孩下手——

小柔:他(周某)会打听我的家庭情况,就是想看我性格是否温顺,是否听老师的话。如果你与父母交流比较少的话,他就会大胆地实施他的计划,如果你的自尊心比较高,他会确保你不会往外说,因为羞于见人就不敢往外说。(@新京报)

这才致使林奕含在自杀后,在无奈中留下了那句—— 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是房思琪式的强暴。

这场屠杀的刽子手,是那些即使看到暴行依然利益至上的人,是那些认为受害者没有能力摆脱侵害就是活该的人,是那些以为事不关己实质上已经成为冷漠帮凶的人。

目 前,南昌大学性侵门仍在调查中,大家都在期待着一个公正调查结果的早日出炉。 而在高校性骚扰、性暴力事件屡查不止的情况下,更多人关心的则是——

什么时候才能彻底杜绝学术界和高校中狼师的出现?